一本道高清幕免费区

  •   首页 » 不伦恋情 » 我的骚货姐姐

      我的骚货姐姐

      明天的第一节课,是令人厌恶的现代史考试。对这种不喜欢的科目已经很头痛了,更何况是还要考试。为了不想拿红字,为了不想让妈妈看到红字后又歇斯底里的向我开火,我想我还是看看书吧!

      所以我跟弟弟就早早吃了晚饭。

      我想妈妈今天晚上不过11点是不会回来的。

      因为妈妈整天不停的要我们这些小孩「读书....读书....」的,常常歇斯底里的叫着,很令人生烦,所以爸爸受不了的请求单身转赴札幌的分公司工作。

      但妈妈似乎不以为意。

      最近我家这个妈妈常常外出哦!莫非?........虽然她常常有「今晚我有个小学同学的聚会所以要......」或者「田中太太开了个舞会,不去的话她恐怕......」等等的理由。

      说是适当的理由,可是我总觉得奇怪。到底是跟谁在一起呢?为什幺活动那幺频繁呢?可是我又看不出什幺来。

      啊!真是令人费解。

      爸爸独自一人住在札幌的公寓里,真是可怜的爸爸。

      爸爸他也有女朋友吗?爸爸他也会有需要吧?那爸爸他是如何的解决-------我一边想着一边拿着衣服走进了浴室,弟弟正在看电视,笑着很有趣的样子。走进浴室,脱去衣服。在海棉上倒了沐浴乳后,仔细的,轻轻的擦洗着。这样搓洗着大腿内侧,自然而然的就亢奋了起来。淫水也就从私处内部流了出来。

      我把水放进了浴盆。

      最近我的花瓣好像愈开愈盛了,在浴室里这样的擦洗着它,当然它就会愈来愈肥硕。左边、右边都一样。

      (想要手淫,自慰一下!)我把左手从后面绕过去擦洗着屁股。

      右脚也就自然的成人字形的打开。另外右手的三跟手指头也不闲着的洗着我那两朵盛开的花瓣。

      我用力的搓着。我不停的抚弄着下体。首先从阴唇开始摸起,先用两根指头夹起左阴唇后用力拉起再放手。接着再拉起右阴唇后放手,当它弹回来时会带给我快感。另外用中指弹着阴蒂也能带给我不同的享受,虽然那时会有一点点想要尿尿的感觉。可是在浴室里,就算它自然尿出来也无仿呀! 我可是一点也不介意的。但平常我可是不需要纸尿片喔!

      接着我把精神集中在我的密壶上。

         「哦!那儿哟!那儿啦!洋辅君......」

      我不知道自己在胡说什幺,我居然幻想着跟洋辅君在做爱。

      不!这不是在幻想,那天下午我确实是那幺叫着的。

      洋辅君是B辅里最帅的男孩子。那天我从图书馆回家的途中,巧遇他一个人。

         「由加小姐你一个人啊!」

         「他礼貌的寒暄,而且眼里儘是笑意。」

         「是....我一个人正要回家,你呢?」

      我早已喜欢他好久了,我很紧张的回答着。

         「现在这里,嗯,一个人也没有我们......」

      他大方要求着。

      于是我们来到银杏树后面,互相拥吻了起来。天啊!我真不相信,我居然正在跟加籐洋辅君接吻着。

      后来他抓住了我,将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,摸了起来,一开始他只是轻轻的抚着我的阴毛他........

      我不安的动了动。

         「你不喜欢我这幺办吗?」

      他突然停止了抚摸并问着我。

         「哦......不....不是的....我....我只........是」

      我心急的回答着,唯恐他不........天啊!我在干幺啊!第一次我居然......

      他听了我的回答之后,彷彿吃了定心丸似的,又动了手,这一次他将手从阴毛处移向了下面一点的地方去了。哦!那正是我想要的。

      当他的手指接触到我的阴唇时,我不禁吓跳了一下。接着他又挑逗我的阴蒂。随着阴蒂的振奋,淫水也汨汨的流了出来,充分的湿润着这一块园地。

         「啊......啊......洋辅君....啊!........」

      我忍不住呻吟了起来,在他怀里我激动的抽动着双腿。

         「嗯!爽吧......由加........」

      他一边问我,一边掏出了早已勃起的硬棒让我握着。

      哇!这根硬棒又长又粗如果插入的话一定..............

      我....我想我快要美梦成真了,果然没一会儿,他就停止了手淫,手迅速的

      脱去我的内裤,并将那根肉棒插入我的性器中。

      因为是在树后,所以我们只好草草结束了。

      对于那天被洋辅君的硬棒插入的滋味,任我怎幺忘都无法将它忘记,只要一合眼,那虎虎生风,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,就会浮上我的脑海中。

      所以今天晚上我才会克制不住而冲动的以手淫的方式来寻求自慰。

      明天的考试,我早已忘的一乾二净,管它的红字就红字吧!反正那现代史

      老师一付瘦骨嶙峋的样子,相信他的笳子也不会大到那里去。 哈!我干幺管他的笳子呢?我真是的,到底脑筋是怎幺了呢?

      我的脑子不停的胡乱的想着,下面的手也不停的掏着自己的蜜壶。

         「啊呀!洋辅君我爱你....你可知道我很爱你啊!」

      我又激动叫了起来,彷彿自己正在跟洋辅君做爱一样,洋辅君的手是那幺温柔,而洋辅君的肉棒是那幺的硬........

         「啊........」

      我用左手搓揉着乳房,右手则不停的插入私处中,此时快感虽以流遍全身,但没有人给我用力一抱,我依然觉得不舒畅。

         「啊....洋辅君....快....快干我.」

      明知道浴室里只有我一人,可是我依然耐不住正在燃烧着我全身的慾火,我梦靥般的呻吟着。

      哦!天啊!谁来干我,谁都好....

      快....快给我一个男人吧!我受不了.。受....不....了....了......

      即使如此也只能稍稍的消解一下我对性的饥渴。

         「姐,我....我来帮你可好......」

      不知道什幺时候,浴室的门早已被打开,而我一点知觉都没有。

      莫非正当我沈净在性慾的美梦中时,弟弟宏一早已经跑进来了,那幺这一幕,他早已尽收眼底了。

      而今要逃已经太迟了。

      弟弟今年读中学三年级,身高跟我差不多。此时他正用左手抓着他那像汤

      圆一样的鸡,双腿叉开的站在我面前,那看起来像火腿一样颜色的龟宝宝。也管不住的,在他左手里激动的喘着气。

         「喂!你干幺....你想吓死人啊!笨蛋!」

      我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。

         「姐爽吧!我也想要哟!好不好啦........」

      弟弟神情亢奋的声音,不断的压迫着我。

      我该怎幺回答他呢?他是我弟弟啊!虽然我急需要他的东西来餵我,可是......

      我该怎幺回答?天啊!怎幺给我这幺一个男人呢?

      最后我不得不又再次的臣服于性的渴求。

      弟弟的肉棒现在正紧紧的塞在我的两腿间的洞穴中,啊!这可爱的龟宝宝。

      弟弟的两手也紧紧的抱着我。

      身为足球队员的弟弟拥有一副结实的胸膛,此时他那厚实的胸部正紧紧的压迫着我的乳房,带给我有如被吸吮般的畅快感觉。

      快感从胸部开始迅速向全身扩散着,全身的神经就像触电般的痉挛起来。啊!终于有人来干我了......

      当然弟弟也不例外的亢奋不已,他挺起腰往前推了进来,喉嘴里也发出了一些声响。

         「不行我受不了了........」

         「等着哟!姐......我....我就进来......」

      接着他推着腰向前,力道充足的发出了【波波波」的声音,我也抬起双臀不停的配合着他的律动。此时淫水也已不断的流出。

      我嗅到了属于男女交媾时的特有气味,是汗水加淫水的味道,不是香味但令人更亢奋。

         「啊!....爽啊......」

         「快....再用力....再快....哦!....爽啊!......再干....哦!.再....」

         「你不能射在我里面哟,会有麻烦的......」

         「姐....我....啊......」

         「姐....我想射耶!」

         「不行!不行忍着点,我还没高潮呢!再干啊!」

         「如果我射的话,你会怎幺样?」

         「笨蛋!」

         「我会怀孕的,连这你都不知道,真笨。」

         「哦!......我不知道啊!」

         「笨....不知道....你还想玩女人........」

         「啊!受不了了......」

      说着说着弟弟他就射了,很快的抽出了他的龟宝宝,快步跑到浴池边拿起杓子舀了一勺热水后往我的下体处泼了过来。

      我两脚张的大开,坐着让弟弟泼热水,弟弟连续向我的蜜壶泼了两次热水后,便伸手过来搔着我的阴毛。

         「刚刚只是牛刀小试一番,待会铁定会让你的,再一次没问题吧!」

      弟弟他一副没吃饱的样子,好像跟我一样饥渴很久了,从他搔着我阴毛的手,就可以感觉出来。

      搔了会阴毛后,他即刻转战我的蜜壶,中指已经在里面一抽一出的动了起来。

      宏一的笳子正在我的屁股上来回的摩擦着,宏一正蹲着在享受着我的蜜壶。他不停的用手指去抠它,然后他把手指往自己嘴里一吸一吮了起来。

         「姐....这而,我要再进去了哟....你.不反对吧!」宏一他小心的问着,深怕我会拒绝。

         「嗯....知道了啦......」

      真是明知故问,一点都不了解我的需要......

      宏一他咕噜咕噜的不知在滴咕着什幺,但是他跨下的笳子因为放在我的屁股上趴着,随着他手部的动作也来来回回的摩擦着我的肌肤。

      因此没多久,刚才射过精的小龟宝宝,现在又原气十足的在喘气,那龟头上浑圆光亮的还冒出了一点点泡沫呢?现在还新鲜呢!

      我握住了他的龟宝宝,算是对他的回应,我用手抓着龟头,用左手的姆指,慢慢的、轻轻的抚摸着龟头圆滑且光亮的地方,一下又一下。接着再用右手抓着整根,帮他手淫。一上一下的由慢而快的抽动着。

      弟弟亢奋的呻吟了起来。

         「姐......啊....啊....停....停....不行....不行....快停....要射了......」

      恐怕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幺吧?

      对性饥渴是对性饥渴着,可是毕竟弟弟还是个孩子,今年也不过才中学三年级而已,真的是茫然未知的年纪。他勃起的快,去的也快。一次射精在我的洞穴门口,而第二次更快,他就在我帮他手淫的同时,就已经射在我手上,两次就这样草草结束了。真是没有用。我一点被干的感觉也没有。

      不过他的白色精液,确实很惊人哟!量多,且威力十足哦!光是看它喷的四处乱飞的情形,也会亢奋哦!

      这一点洋辅君倒是输给弟弟。

      不是我在吹牛brag,这一点跟我弟弟比还差的远呢!我在这方面可是相当有经验的,也许是我性感吧!我的第一次性交经验是在我中学二年级的时候发生的。

         「由加同学,待会留下来。」

      第二学期的学期末时,补习班的班导师在下课时,这幺的叫住了我,名义上他是我们的班导师,其实他只是来这里打工的T大二年级的学生。

      我仍然记的他名字叫青木重树,是个瘦高个子又有点帅的年青人。

      青木老师一直在教室内为我解说着,我最不拿手的数学,直到大家都走光了为止,他热心的详细的教我,大家一走光他就说:

         「由加来。到这儿来一下。」

      他竟把我带到洗手间,我当时吓了一跳。

      老师他把我推进了洗手间,突然用力的把我抱住并且将脸靠在我的头髮上。

         「千万不要出声,这里是办公大楼,附近的人会听的见,知到吗?」

      是的没错,这间补习班的确是使用了办公大楼的一角来招收学生,了解状况后,我大气也不敢吭一下。

      接着老师又说:

         「现在我们要在这洗手间里,做一件令人快乐的事。可是这件事你可不能对别人说哟!」

      他边说边拉下马桶盖后,坐了下来。

         「来!坐到我脚上来。」

      我依言骑坐了上去。我的脸刚好碰到他的下巴。

      首先他亲了亲我的额头,然后他用手搓揉着我的乳头。就在他用力搓弄之际,我不禁呻吟了起来。

      就在我忍不住呻吟之时,老师将他的手从我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,他用手指撩了撩我的阴毛,然后他将指头插进了洞穴中,就这幺拨弄起来。

      刚开始时我想对他说不要,可是当他一抚摸起来,让人觉的亢奋,我不禁用手紧紧的抱住老师,这个举动竟鼓舞了老师。

      我看着他打开了裤裆,掏出了他那热呼呼的东西,先在我的BB上晃了晃后,「嘟」的一声,插入了洞穴中。

         「啊!....啊~.啊老师......」

      我既不害怕也不怕痛,可是我还是叫出了声音,好像是下面含了一跟棒子的感觉,老师他赶紧用双手捧起我的屁股。

         「现在只是插入一半而已,所以你不会觉得特别爽。」

      我不清楚到底是什幺东西,老师会看上我,不过经过这次后我的成绩居然变好了,而且一向讨厌读书的我也能升上高中,另外在我中学三年级时,就已经颇能掌握住性的技巧。

      进入高中后,也陆陆续续的交了六个男朋友,当然跟它们的性关係更是一次比一次成熟。

      这方面在班上没有人可以跟我比呢!我是属于很耐干的那一型。

      所以对经验丰富的我而言,弟弟只能算是新手而已。跟他做也只能暂时消解一下而已,他目前是不能满足我的性慾。

         「妈妈刚刚打电话回来说她今晚会晚一点回来。」

      我回到家时已经六点多了。

         「哦!这样哦!那幺晚饭怎幺办呢?」

         「自己煮太麻烦了,既然姐你也回来了,那我们何不叫些面或水饺什幺的来吃呢?」

      我赞成弟弟的提议。我五点钟还在学校时就早已饿的饥肠辘辘,肚子咕噜咕噜叫了,现在任谁也没力气泡麵了,更何况是作饭。

      因为期末考近了,今天晚上无论如何得拼到半夜二点不可,我这样的下定决心。

      英文、现代史、还有数学,每一科都快接近红字了,真是使我的心情降到了零点。

      虽然现在并不是真的很危险,可是我却一点把握都没有。况且期末考一结束,学校就会母姐会,到时候万一,我一想到妈妈那歇斯底里的样子, 我就心烦。

      弟弟彷彿知道我在烦心,他把汤麵跟饺子推到我面前。

         「姐,要不要喝点什幺?」

      说着从冰箱里拿出了冰啤酒。

         「哇!这怎幺回事,这些酒!」

         「我买回来的,一起喝!」

         「不行......我晚上要开夜车。」

         「好吧!那就随你便,我可要喝了。」

      他不管我的拿起啤酒就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。

      他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夹着饺子,可是眼睛却朝着桌子底下望去,好像在找什幺一样。

         「喂!你在看啥!」

         「哦!没什幺,刚刚我去买啤酒时,发现S杂誌居然跟啤酒摆在同一贩卖机,所以就买了一本回来。」

      弟弟他一边说一边从桌子底下抽出一本色情週刊,并把它「啪」的一声摊开在桌子上。

         「哇!全裸的耶!你干嘛!讨厌。」

         「哼!瞧你眼睛都亮起来了,还说讨厌。」

      真是有其姐必有其弟,我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。于是我抢过他手中的啤酒,一口气喝光了它。

      弟弟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来。

         「不要告诉妈妈哟!我刚才先买四瓶,你回来之前我喝掉一瓶,我一个人喝一瓶哟!」

      接着我们就喝了起来,渐渐也有了些醉意且呼吸也急促了起来,我粗声粗语的催促着弟弟。

         「喂!今晚一起使用浴室吧!」

         「骗人!」

         「是真的吗?」

         「你是说我可以跟你........」

      弟弟放下了杂誌,快速的冲进了浴室中,把水笼头打开让热水流了出来,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,我听到弟弟在浴室中叫我。

         「姐!水放好了哟!快来!」

      我走进了浴室并把衣服脱去。

      弟弟正粗鲁的把水泼在自己身上。

      脱光了衣服后,我也慢慢的走了过去。

         「姐一起洗吧!」

      弟弟似乎等不及了,他一边舀水往身上泼着,一边伸出手来攻击我的下体。

         「你干嘛!」

         「没有,只是想爱你而已!」

         「女人的这里,你了解多少呀!」

         「不了解呀!没有仔细的看过。」

      我醉了我想,否则不会说那幺大胆的话,我慢慢的张开大腿。

         「来吧!来看看姐---我这,神秘的花园吧!」

         「哇!」

         「太迷人了......这........」

         「看吧!看我的洞穴,快....抚摸它!」

      弟弟他伸手挑弄着我的阴蒂,并不停的抚摸我整个大腿的内侧,虽然不是很有技巧,但也颇让我舒服。

      我彷彿在半梦半醒之间,我也耐不住的用手一把抓住弟弟那热呼呼的阳物,把玩了起来。

      于是弟弟顺势将那早已膨胀不堪的大肉棒在我的大腿内侧摩擦着。

         「拜託!别乱戳好吗?」

         「 讨厌!....那里啦....求求你......」

      我也不知跟多少男人做过这种事,但要我这般指点的还是头一次呢!于是弟弟他听话的,将它一口气插了进去,并不停的激烈的抖动着。

      不一会儿,弟弟就瞇起了双眼。

         「哇!真爽!」

         「姐你真的很棒。」

      他一会儿激烈的抽动着,不一会而又将它拔出来,挑逗着我的阴蒂,另外嘴巴也不间断的吸吮着我那堪称丰满的胸部,哦!我呻吟不已。

      因为我们是在浴室的瓷砖上干了起来,又因为地很滑,所以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左边、右边的扭在一快,这样居然比在床上干还要来的爽,来的痛快。

         「已经不行了,姐 我受不了........」

         「喂!你不是一直想干我吗?」

         「那当然啰!而且那真的很爽」

      其实我也很爽,而且淫水也不断的流了出来。目前我真的慾火难耐,可是弟弟竟然说他已经........

      我不顾一切的把腰挺起,并用力往弟弟的方向前进,如此一来他的阴茎又更往里面接近了。

      现在他的龟头正紧紧的吻着我的里面。太棒了。

      不只是性交前的爱抚动作,做的充分。而且淫水也不停的溢出,充分的湿润了整个洞穴,而刚刚接入的角度又非常符合人体工学,这一切的一切,都令我激烈的回应着。

      我不容许弟弟在此时退出,决不容许。

      啊!有了回应了,弟弟也激烈的动了起来。

      这次,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第一次性交的人!(上一回,两次匆匆的在门口结束)

      他一定是从某处得到的经验,我不禁怀疑了起来。

      他看起来,突然的改变了。

         「宏一!你都没跟女人做过爱吗?」

         「我....我才没有那幺色呢!只有跟姐姐你哟!」

         「是吗?这样的话,你就好好干吧!」

      我现在并不是很爽,所以我不想再追问那种事,只有拚命的挺腰追求快感。

      弟弟也不断的与我配合着,听着那「啪.啪.啪.」的交媾声,心神不禁为之一蕩。

      那又硬又粗的龟头,彷彿一条蛇一般的,在我的蜜壶里自由的游着,啃噬着。

         「喂!宏一你知道吗?你有一根大肉棒!」这次我才发现到。

         「姐!你终于尝到了吧?」

         「嗯?很棒也很爽,被这种大肉棒干,我是第一次。」

      弟弟慢慢的拔出了他的肉棒,那种摩擦的感觉。

         「啊....啊....我....」

      他从我身上爬了起来,不停的痉挛着。

      过了一会他又趴了下来,再度把他的硬棒插了进来,当它咬住洞口的一剎那,我的下半身彷彿麻痺了一般。

      当他一进一出的抽动着肉棒时,我不禁淫蕩的叫了起来,有如万箭穿心般的难以忍受。

         「再....再用力....再往里面干....快....快一点..........干我啊......」

         「哇!姐你真是个性慾高涨,且淫蕩的女人呢!」

      弟弟边说边又用力的将肉棒插入了下去。

         「啊!姐.姐....爽....啊......」

      弟弟禁不住呻吟了起来,突然间、他一把伸出阴茎,此时,还是晚了一步,那热呼呼的精液还是射向了我的下体,又粘又稠又多。

      经过精液的刺激,我的淫水也像水坝决了堤似的氾滥成灾,它流的我满屁股都是。

      终于我们都达到高潮。可是不管我怎幺的淫蕩,今天我仍然有一种罪恶的感觉,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幺?

         「这种事你可不要告诉任何人,宏一。」

         「知道啦!这是我跟姐之间的大秘密。」

      当然这种事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,但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,只要弟弟在我身边,我就耐不住的张开双腿。

         「好嘛!啊来嘛!来干我」

     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发生,恐怕是没完没了的了。

      是啊!我不只一次问宏一。

         「宏一,你会不会觉得跟姐姐做那种事........」

         「不会....很好啊!没有人比姐姐更棒........」

      我的心理是有些恐惧着,可是这反而让我们更密合,况且妈妈又时常不在,而我们又是在自己家里的浴室里。

      在烟雾瀰漫中跟自己的弟弟性交,对被无数男人干过的我而言,是一种新的尝试及不同的快感。

      这就像明知蜜里有毒,可是又偏偏禁不起诱惑的要喝他一样。弟弟应该也是这种心理吧!